:::

shelly - 社大活動 | 2018-12-11 | 人氣:48

文章:《講阿爸阿母的話》 
作者:吳坤峰
繪圖:吳郭魚
發表於107/12/11 中華副刊▌29

 

阿魚又從國小帶回工作給他的阿爸。

 今年九月阿魚升上小四,上閩南語 (台語)課時,老師說他講台語好聽,指派他代表班上參加校內台語演講比賽。的確,聽他說台語、話台語,有時蹩腳,偶而台灣國語,卻有淡淡的台語鹼甜。那口味,如詩吟般令人舒坦,就像他高雄的阿公教他唱的那首水車姑娘「爸爸牽水牛/走過田岸邊/想著什麼/越頭對阮/笑甲嘴嘻嘻/……」音韻輕快地恰!恰恰!恰!恰恰!慢慢慢漫開。

 阿魚從書包拿出一支黑色隨身碟,說裡頭存放這次演說的語音檔。要他的阿爸,阿男,幫他把語音寫成文本,好能對照文字,一句一句練習。

 這請求令阿男愣了一下。台語是阿男的母語,但從小到大,阿男的台語只存活在生活的口耳中,有魂無體。書寫,依附在國字裡,才見著;唸讀,由國字字義,逆行翻牆回魂,有時不知是那條魂、或那塊魄走失了,不小心就摔下牆,台語不像台語。在阿男小學的年代,學校裡禁說台語,他從不知台語文字為何物。對他而言,現在號稱正規的台語文字,很多委實長的奇模怪樣,像堆亂碼,對不上口。

 「你要不要接下這工作?」阿魚圓潤大眼直視問阿男。幫他聽寫下講稿。

 看他目光認真委託這差事,阿男興起「偽」生意模式要阿魚支付報酬。多少呢?請吃一頓飯。阿魚煞有其事思忖,一頓飯有大有小,一頓大餐,花費不少(雖這錢還是來自父母),小腦袋瓜打算盤,應許請吃市場裡那間巷口麵店。想說服阿男接受巷口麵店的高貴,值得吃食。他嚼起舌根,企圖挑動阿男的味蕾﹕這家麵店,麵條咬勁十足,麵條上沾染的湯汁滑溜,湯汁香氣純正,沒有人工加味劑,是古早味,已經很少有這樣的店。說時配搭吸吮麵條動作及滿足神情,最後,一記回馬槍,掃舌抿嘴收尾,唱作俱佳。看他說的如此誠懇,阿男憋住了笑,但眼睛早成一雙明朗的月勾,掛在臉脥上,露了餡。當父母的怎會不幫,更何況是代代父母傳下的話語,連繫家鄉的所在。

 「好,我接了,但用國字來寫。」阿男肯定允諾。

 電腦螢光幕跳出視窗,小小視窗裡有二個檔案。一個影音檔,之前學生比賽影片,可供觀摩模仿。另一個檔案,正是台文版的演講文字檔。阿魚一定又把老師說的話丟了一大段,搞不清狀況,演講的文本不就靜靜躺在這。

 來,來練習講家鄉的話。父子倆播放演講的影片,一遍又一遍,反覆的聽、反覆跟唸。影片裡有許多的台語俚語與語詞,有趣又道地。阿男幫他修剪他的台語發音,家裡也意識多用台語來交談。下次回高雄老家,阿魚或許更能用對味的台語,大聲跟阿公說﹕「阿公汝講ㄟ話,我攏聽有,免驚我聽嘸」;跟阿嬤說﹕「阿嬤汝免用不輪轉ㄟ國語來講話,我講台語亦會通。」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

QR Code 區塊

QR Code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