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緊急 匿名 - 失落的土地 | 2010-05-22 | 人氣:2351

安平港湖打通工程有條件復工,在地居民誓言進行最嚴格的監督!

被台南市府列為重要工程的安平湖港打通工程復工一波數折,但因工程內的跨湖景觀橋已近完工、之前導致停工的綁標因素又已經政風處移送徹查無問題而消失;如不於五月二十五日復工,市府將面對包商求償的責任。負責把關的議會建設小組五月十六日第三度召開會議討論是否復工。身為安平公民、也是安平讀冊會成員及在台南市社區大學任教的周美華老師激動的下跪陳情,要求議會務必重視湖港打通的安全。經過兩方意見折衝,小組召集人謝龍介在其他小組議員林俊憲、陳宗彥的支持下同意「有條件」先行復工。

經過幾次的抗爭,雖然面對的是市府施工團隊不斷拋出許多停工會有很大損失的理由,安平區的議員也不斷面有難色的說勢已不可擋、不能中斷安平建設的理由。但對於爭取工程持續停工仍然不願放棄的周美華、林錫田夫婦,一直抱著八百位在地居民連署反對打通工程的連署書,不斷奔走在多位民意代表、出席每一個公聽會、座談會表達居民的疑慮,就希望可以停下市府施工的腳步,希望市府可以體諒在地居民的擔憂,能颱風季將來之期,能再多作一點評估。

居民代表周美華及林錫田表示,當初是在資訊不對等的狀況,居民根本不清楚市府港湖打通的計畫以及必要性,而市府所辦的公聽會又僅聯絡少數人的情形下,又要如何表達反對的意見?他們及表達反對的居民也不斷的質問政府,就在不到十分鐘車程的範圍內就有兩座現有的碼頭,為何要冒淹水的疑慮,強行要進行打通港湖這「非必要」的工程?

建設處長陳啟松一再強調已開過十多次的說明會,包括拜會許多學者等,並強調安平湖港打通工程若未在五月廿五日復工,市府將面臨廠商求償及工程經費遭中央收回的雙重損失,以此向議會建設小組施加壓力。此言引起居民強烈的不滿,因為許多次所謂的「說明會議」,不是僅截錄對市府有利的部份,要不就根本沒有會議記錄,或是顧問公司以許多專業的術語說著居民聽不懂的話,這叫「有溝無通」,怎能算是有效的溝通?也導致隨著施工的進行,居民對於安全的質疑與擔憂也更漸強烈,開始積極陳情反對工程繼續。

眼看著會議氣氛越來越不利停工居民這一方,激動不已的周美華老師拿著要求停工的標語跪求建設小組議員為居民安平把關,希望台北張曉風一跪成功阻擋202濕地的奇蹟也能在台南重現。此舉也讓現場許多居民紅了眼眶,紛紛聲援。不過由於停工期限將屆,議會建設小組再三強調要以居民安全為最高考量,在建設處長陳啟松不斷保證,也重申工程必須完成的立場下,作出了有條件復工的決議。

針對周美華等代表所提出的一些替代方案,包括進行現有工程,將打通放到最後再處理等建議,陳啟松也一直表達不可行的意見。他強調湖港打通是主要在打通航道的部分,工期只有三個月,若去除該部分,變更設計就超過五成,違反採購法規定就必須歸零重新招標,於事無補。而且安平路以西土地已規劃分配給地主,道路土地已變為私人土地,即使湖港不通,安平路已遭截斷,仍然不通。

在凝重的氣氛下,現場議員林俊憲、馬崇喜、李錦泉、李文正和陳宗彥等人發言折衷雙方意見,最後由具有工程背景的謝龍介議員做出三點決議:

一、請地政、都發處將該案辦理區段徵收適用之辦法、參與地主補償分配、程序等相關明細資料在五月廿四日前送會。

二、此工程經本審查委員會二次專案會議審查,因之前綁標等疑因已經釐清,在停工理由已消失的前題下,本審查委員會同意先行復工,但責成市府業務單位在景觀橋及引道開通後,每二週做交通流量評估、同時每月進行附近居民滿意度調查報告送交本會。

三、針對「湖港打通工程」部分在安全無虞之下,先行保留挖通之部分,另將打通的部份另編預算送其他公正單位或學術機構做安全評估報告,於確定安全無虞及消除居民疑慮後始同意進行最後的湖港打通工程,相關報告除送本會另送區公所及相關陳情人(安平讀冊會)知悉。

此一協調方案得到兩方初步同意,林錫田、周美華及在場旁聽的安平居民,也表示將以最嚴格的態度追蹤這些折衷措施是否有落實。在這樣的宣示下結束本次審查會議。而這次安平港湖打通工程的抗爭過程,在台南市社區大學的全程記錄下,也將成為南市公民發聲的重要參考,包括參與會議協調、發動連署、議會旁聽、媒體發聲等等,為台南市的公民教育提供了一個有力的經驗素材,未來將成為台南市社區大學進行公民教育的重要教材。

※後記

 周美華及林錫田兩位老師,為了這一個攸關未來安平子孫是否活在淹水疑慮下的工程,以一介公民的身份與市府周旋到底,將一個完全不可能阻擋的工程,轉變成一個有條件復工的結果,不斷地奔走、說服、解釋、動員、抗議短短四天就累積了八百位鄉親的連署支持(不是簽名而已,還包括寫連署書、登錄身份證),誰說公民沒有力量?

 一個對公共事務有熱情及理想的人,所作所為就會有力量,就會影響其他人跟隨響應,在這對年長的夫妻身上,我看到了這股感動人心的力量。

 在這個工程的協調中,學到最多的就是見識到政府是怎麼跟人民溝通的。建設處長左一句有充份與居民溝通,右一聲已開過十幾次的協調會,似乎非常重視跟居民的溝通。但就自己所參與的場次而言,一場說明會強勢的把向居民說明的時間安排在工作日的下午兩點到四點,告示與通知又僅發給少數人,一個這麼重要、必須向居民詳細說清楚的會議,從會議時間的安排就可以看出是否尊重居民的權益。

 而議程的安排就是一堆行禮如儀的發言,從副市長一路到政府官員,再到標案、負責規劃的學者專家,冗長的發言早已讓坐在現場年長的爺爺奶奶們昏昏欲睡(那個時間點請問會有上班族能去嗎?),最後再來由施工的顧問公司以滿口專業的名詞與看不懂也看不清楚(ppt字非常小)的許多數據、圖樣來作總結,這是跟一般不懂水利工程的老百姓溝通說明的方式嗎?

 而當市民要將反對的連署書送給政府官員時,主持的副市長撂一句今天會議準時結束就匆匆走人,任憑後面來不及追的居民代表聲聲呼喚,也是充耳不聞。這是溝通的態度?

 更讓人大開眼界的是,這麼一個打通港與湖的重大工程,竟然不用經過環境評估,「專業」的政府團隊用「公園工程」的名義送環保局,因為是做公園,所以當然不用經過環評,連主持會議的建設小組諸議員們都不得不“稱讚”政府團隊的“高明”,輕易就避開了耗時費日的環評,還很有底氣的說:「一切合法」!

 當然「一切合法」!從選擇法規到說明會議選擇性的發公告、掌握議程,那一個環節是居民可以主動參與的?以球員兼裁判的方式,還口口聲聲說為了安平的發展,要居民未來口袋賺錢時要懂得“感恩”如果一切這麼有把握,那為何要以這種過程來含混過關?真的認為公民無知嗎?

 在無法以法律作為依據阻擋復工的進度時,「有條件的復工」已是反對的居民最不得已接受的結果。諷刺的是,所有安平區的議員在居民面前強烈表達反對立場,言必稱「我一定跟大家在一起」、「是我帶頭反對的,還被市長罵阻擋建設」的這些人,不是含淚說他無力阻擋、完全尊重小組的決議。要不然就說當初他在反對時為何沒人作他的後盾,要不就直接缺席,反倒是北區與中西區的議員替他們下了一個居民還可接受的決議。到底誰才是安平人選出的「民意代表」?

 以此為鑑,身為非營利組織中的公民教育機構,應充分嫻熟公民發聲的工具與法律程序,才能成為基層市民的後盾,讓公民有力量與專業跟「專業」的政府團隊對話,才能讓政府不能「便宜行事」,公民的聲音才會獲得尊重,這也是社區大學推動公民素養可行之道。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

QR Code 區塊

http%3A%2F%2Ftncomu.tw%2Fmodules%2Ftadnews%2Findex.php%3Fnsn%3D1125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