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elly - 社大活動 | 2018-10-15 | 人氣:18

文章:《遙遠的音樂會:台南身障者二天一夜的文化之路》 
作者:林淑卿
發表於107/10/15  報導者 The Reporter

台南火車站是圓環設計,當多輛公車進站列停時,對電輪族而言,除非有請服務員通知司機靠站停,才能零風險的從容上車。

靜謐的午後,家裡傳來窸窣聲,我正在折疊衣物置放到背包內,陽傘鐵製把手,碰撞到電動輪椅的金屬掛勾,發出「哐啷⋯⋯哐啷⋯⋯」聲。

我居住在台南市南區尾端、明興活動中心附近,距離台南文化中心僅有4.1公里,騎車需20分鐘,卻沒有公車可直達。

早年會騎改造的三輪摩托車,前往文化中心聆聽一場音樂會。近年除了身體退化,文化中心的身障機車停車位也只規劃二格,常常被二輪機車占用;且停車位離演藝廳有點距離,持著拐扙,走到目的地已氣喘噓噓。演藝廳紅色地毯鋪蓋下的斜坡道,陡斜不平,除了牆壁可扶,沒有其他安全扶手,如果沒人扶我一把,根本無法走下、爬上。所以,寧可大費周章開著電動輪椅(以下簡稱電輪),轉搭低底盤公車到文化中心,去欣賞一場音樂劇。

出發:找一條安全的路

5月21日星期六晚上7點半,文化中心演藝廳有一場《雲海中的仲夏夜—天祭HOCUBU》,讓我起心動念,欲前往聆聽的動力,因為這是我參與的慈光合唱團指揮李瑪寶老師,強力推薦第一部完全由原住民朋友演出的音樂劇,音樂以原住民語演唱。

午後2點,開著電輪從家裡出發,縱使今天太陽溫煦,按照慣例,我一定會撐起那把黃澄澄的五百萬大傘。因電輪低矮,行駛在道路上,汽機車、大貨車及公車司機,不易發現它的存在。安全起見,為了讓司機先生可以看見電輪,不管什麼天候,這把傘在行進中總是打開著,縱使在雨中,它也是閃亮的。

生活在這裡30多年,國宅一棟一棟增建,透天茨一間蓋得比一間華麗,有3間公立小學,2所國中。電輪由新都路直駛到新和東路,會經過去(2017)年底始完工開放的鹽埕圖書館,而圖書館側門對面,是1920年移築來的原台灣總督府專賣局台南支局、今稱鹽埕出張所的市定古蹟 ,也經過兩年的規畫整修完成。電輪走市區外線道,至安平工業區服務中心對面搭興南客運藍幹線,這是到文化中心最快的捷徑。但是這條中華西路是生產道路,也是濱海公路必經之路,大貨車多且快,人行道有些地方被商家占據,因此我捨棄這條捷徑,選擇另一條安全的路:新建路兩旁全是國宅,設有二個社區公園,有段菩提樹道,人行道無障礙設施較

健全,行進其中,身心都舒暢。

安平工業區的新信路設有候車亭,候車亭斜坡道的出入口,卻被站牌給擋住了,旁邊是加油站,這裡無法遮陽蔽雨,佇立在工業區的大道上,如果我選擇下班時刻前來,潮湧而來的車輛,令人膽顫心驚。藍幹線從安平工業區發車,服務中心是第二站,車上人稀,方便電輪上車。

以前於上下學及上下班時段來搭車,司機先生多會說:「你怎麼要選這時候來搭車?我很麻煩!」

「我也需要工作,我是上班族,我也是這時候上下班啊!」
公車高峰期是15分鐘一班車,離峰期是半小時一班車。以前自己還會上App查看低底盤客運的時刻表,司機先生告訴我:「現在藍幹線,幾乎班班有低底盤車,但App上不會顯示,你可以隨時來搭車。」

台南剛發行的一卡通,為市民帶來便利,但不要以為身障者搭公車免費,就可免刷卡,按規定司機是認卡不認人,人家給我們方便,我們可不能隨便。司機放下斜坡板,協助我安全進入車廂,刷卡機「嗶」聲後,順勢滑入電輪專屬位置。

坐大眾運輸工具,讓自己備感安心。細觀上下車的人物,發現這時候年長者占多數,少了國際移工及學生,現在的年輕人是不愛搭公車的。漫心欣賞眼觸之地的景物,則是騎機車呼嘯而過所望塵莫及的。

在火車站北站下車後,需等到4點,才有3號低底盤公車到達,再從火車站南站開往文化中心。

入場:看見待爭取的權利

音樂劇晚上7點開始入場。這場仿百老匯的音樂劇,以原住民古老神話,搭配聲樂團嘹亮的歌聲,演繹鄒族塔山雋永淒美的愛情傳說,藉由阿里山參天神木,作為故事的起源與終結,表達原住民對於守護土地的堅毅精神。 

近幾年,文化中心才實施讓身障者優先進場,免了久候站不穩的尷尬及不安。想到之前為了讓文化中心能開放身障優先進場,自己勤跑文化中心聆聽音樂會,只為讓他們看見「我無法久站,請給我優先進場吧!」人權是爭取來的,從來就不是誰施捨來的。
演藝廳電輪的位置,被安排在一樓最後方走道,我往左邊進場,方便中場休息,可立即到達無障礙廁所。等待時刻,一位熟識的脊髓損傷者,被女朋友推著輪椅來欣賞這場音樂會。心想,如我是這對熱戀中的男女,我也會想跟戀人手握手,肩並肩甜蜜靠著聆聽音樂會,可惜文化中心輪椅族是被隔離在後面走道,硬生生把這對戀人分隔兩地。
身障者也有權利享受與戀人並肩坐著欣賞音樂會的權利吧!

返家:沒有晚歸的選項

最後一班的3號低底盤公車,在晚上6點5分就由竹篙厝開出,音樂劇結束後,只剩一般公車行駛。而且回家的路,要經過燈光微弱、車輛稀疏的南山第一公墓,我只能默默開著電動輪椅,打開電輪本身的照明燈,還有加裝上去閃爍的LED燈,及一支前方照明的手電筒,這些裝備,讓電輪在夜晚行進中,多了一層安全,讓來往的車輛,明確看到行進中的電輪。台南的騎樓高低不平,商家占用營業,摩托車占停,我挑了一條燈火通明的大同路,去到離文化中心3.3公里的火車站,暫住朋友家一宿。

睡到自然醒的隔天,我前往火車站南站,搭1號低底盤公車回南區的家。

台南火車站是圓環設計,當多輛公車進站列停時,對電輪族而言,搭車是件危險的事,且無法順利上車。因公車處在火車站設有服務員,而且1號公車是從火車站南站發車,自己會請服務員通知司機,靠站停,才能零風險的從容上車,一路南行回家。

聆聽一場音樂會,必須先選擇一條平安出門、安全回家的交通之路,路短卻耗時!這場音樂之路洞見諸多不便,也帶來期盼。鹽埕出張所在今年已整修完工對外營業了,我的文化中心音樂之路,卻還是一條漫漫長路!

【作者簡介】 
不得不從人生職場提前退出的肢障者,台南社區大學「土道公民寫作班」學員。5年前開始帶著一群身障朋友,參與台灣無障礙環島旅遊,視旅行為一種社會參與,每一場行程都是正義思辨之旅,理解文學有救濟、庇護的支持力量,也了解在公共的領域中,沒有人是局外人。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

QR Code 區塊

QR Code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