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7 顛簸環保路 黃煥彰踽踽獨行 1-1-8 在社大六年半的學習時光/林幸珍 1-1-9 教與學在這一年中,有了最大的體會/林明璋
在社大六年半的學習時光/林幸珍

1-1-8 在社大六年半的學習時光/林幸珍

林幸珍│台南社大 螞蟻拼布研究社、布布鳥學園 講師
--------------------------------------------------------------------------------------------------------

清楚記得那年踏進社大的感覺,像是第一天報到的小學一年級生,也記得社大辦公室傳來的笑聲,六年來這樣的心情與笑聲依然存在。「回台南開課」這一直是我的夢想。因專案計劃長時間奔波於其他縣市開課的我,心情是複雜的,有很多想法,計劃留待有機會為台南市服務,因社大的邀請讓夢想一一實現。當時曾告訴自己「我不只來當老師而已,還要做個好學生」,同時漸漸暫停台南以外的邀約教學。

一種歸屬與歸零的態度重新調整自己學習的步調,那是回鄉服務心情是榮幸!說來奇妙,社大的工作團隊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我走過台灣縣市不曾出現的特殊團隊,是奇妙的契合感受,依這份感受我一路走來還是一樣願意為自己執教的環境盡心盡力。

如何經營社大拼布班?
花了很長時間企劃,給最特殊的、永續發展的課程是當初想法,因而有「螞蟻」社團的產生。這樣的想法,好像是要做長期的抗戰,其實應該說是「期待社大能成為拼布課程的另一種新貌」為一種新的教學模式而開啟的一長串的學習計劃;它會是新品牌,它也許是新技法發源地,總之為了實驗,研究而生的全新拼布課程,將在社大實現。老實說,那時的我一直沒有勇氣告訴社大團隊我的冒險計劃,直到今天才把真相呈現。很不好意思!

前一年選修學員非常多,讓社大團隊滿意,但是第一堂課程說明後,退選的學員1/3,差一點沒有讓社大團隊把我轟出去,只是提醒我「好好留下學員」。這段故事,同樣的發生好幾個學期,不過第二年情況不同了。既沒有退選學員,反而有第一堂旁聽生加選。學員退選原因是上課要閱讀書籍、書寫心得、交手縫作品、參與活動,課程結束並非18週而是活動截止日。然而有趣的是加選的學員是喜歡全程務實的就緒安排。
什麼是就緒安排?

學員接納的第一堂課程說明後每分每秒將會「按部就班」的按課程內容進行,只有加入和調整,不能取消在全班學員同意下安排執行,這是團隊默契只有學員願意學習為活動付出做好心理準備,明白班級目標才能共同完成課程成內容。也許這樣說讓大家覺得生硬對吧?老師的角色,如果也簡化成學員,和大家一樣閱讀、交報告、交作品,而且是向學員交作業,大家覺得合理嗎?社大團隊只收到一本學員成果輯,可知道拼布班學員手上有老師和大家分享的作業,有的個人獨享,有的全班分享。這份課程計劃目標共識是師生共學,在社大老師的入學許可是學員給的,老師只是有心有熱誠想付出,機會不一定有,社大有非常多老師都必須接受這一個遊戲規則,我也是接受考驗的一員。

「社團班」這個名詞,對拼布班意義不同,學員對它的期待有點複雜難懂,六年下來學員們會互相關心「社團」動向及活動內容課程,雖然她們不再選修社團課程而暫時離開,也因為有太多故事在其中,非常在乎「螞蟻」是否存在,使得「螞蟻」有一群外週區的生力軍。原因是螞蟻成立宗旨之一志工團體。

她們流行說:我是螞蟻留級生!
螞蟻妳有用心保存好嗎?
螞蟻還還好嗎?
我是資深學姊!
我是當年新生自願留級學姊!
莫名其妙吧?它就是自然產生,成為社大產品之一。
六年來被來來去去的學員教導,是種幸運,每位學員都像是一本參考書,具有獨特性,老師能否在18週內閱讀她們呢?老實說想要消化眾多學員所出的課題,真的馬虎不得,不用功馬上被識破,學員眼睛是非常銳利。所謂「登高必自邇,行遠必自卑」。

關於操作課,常被引入DIY課程操作,材料包的形成,影響學員創意空間,對老師而言;方便操作指導而已,控制成果,學員較有成就感。但當有不同課程要求時,就形成無創新動力的一群。原因是學員被DIY迷思鎖死,老師很難能短時間帶動。再則學員如果沒有從材料源頭認識學習,得不到創作原理,故而拼布班為什麼必須冒險實驗找出可以進行操作課模式期理由之一在此。

拼布也常被期待可以有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文化創意基本要求必須有文化基礎再創作創意,才能延伸產業,學員學習課程通常帶著自我的夢想,期望,非全是為生活,或是創意產業而來。一門純手工的操作課,需花長時間製作,所以學員瞭解自己的創作議題,目前社大拼布班所進修的學員中尚未出現針對文化創業而學習的學員。這是社大和其他社大拼布班最大的不同。還有感謝社大團隊用心將拼布班從藝能課納入人文藝術學埕讓我計劃與實驗得以順理成章進行。真是功德一件。

六年來,社大拼布班也在專業建立一種市場基調,教學與材料分業,課程中只有創作目標,少有原料提供參考,讓學員在市場中自由採購。也正因為這個特殊模式;讓市場中有多年教學經驗的資深老師願意再進社大拼布班,意外發展出特殊的教學型態,跳脫原有的教與學框架,轉變拼布給人的」日式模式」取代的是螞蟻式的拼布模式分工發展,共同創作學習的實驗體,學員比前幾年主動研究新的題目,勇於發表自己所長。這些獲得都是學員獨享。老師只站在引導和分享的位置。然而幾年來在社大進修的拼布學員,早有學員享有獨門技術的傳承精神,是社大給予環境培育出的,尤其我收穫最多。志工社團在社大服務對像擴大到其他地區,其他領域,他們所期待的發展主軸應是結合大家力量為台灣拼布盡心力,實現夢想之前尚需努力創作。如同剛進社大時那份」初發心」不只當老師,更要做好學生」。老師角色在社大團隊中就像螞蟻,照計劃前進而已。



1-1-7 顛簸環保路 黃煥彰踽踽獨行 1-1-8 在社大六年半的學習時光/林幸珍 1-1-9 教與學在這一年中,有了最大的體會/林明璋
Last modified:2008-08-19 20:33:31 by 管理員 Powered by TadBook2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

訂閱 / 取消電子報

目前訂閱人數: 8746 人
:::

QR Code 區塊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