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3 台南社大擬定五年願景的參考與建議/蕭自強- 1-1-4 社區大學教學經驗分享專業、愛好和友誼/藍劍虹 1-1-5 還原成一個孩子。─我的『成教』心得/陳世良
社區大學教學經驗分享專業、愛好和友誼/藍劍虹

1-1-4 社區大學教學經驗分享專業、愛好和友誼/藍劍虹

藍劍虹│台南社大 以塗鴨對抗填鴨 講師
-------------------------------------------------------------------------------------------------------

很高興有這樣一個機會和大家一起分享教學的經驗。
我個人是從約十年前開始美術教學工作,教學的對象是小朋友,從四歲到國中都有。在四年前開始在社區大學教學,對像自然是成人學員。與此平行的,是在大學(中山大學、台南大學)兼課,教學的對象是大學生。教學的項目主要是美術和戲劇,此外,今年會開始兒童文學方面的課程。從這樣的教學經驗來看,比較特殊的地方應該是教學對像涵蓋的範圍較廣,從四歲到國小、國中、大學生和成人。另外就是有些跨學科的部份。而應該補充說明的是,這些不同年齡範圍的教學對象,我不是在不同時間接觸,在後面幾年的時間中,是幾乎在同一個時間面對的,也就是說常常下午面對的是小朋友或是大學生,然後晚上是大朋友。而教學項目上也是,我得同時段準備不同項目學科的課程和給不同對象的學員。比如,以美術來說吧,我得同時準備給純粹想要塗鴉的小朋友和大學裡面戲劇系的學生的帶有設計性質的美術課程和相對於前兩種同質性高的學生來說,組成成份上比較異質的成人學員。我想以上是我的教學經驗中比較特殊的地方吧。

在教學對像上的不同,其實並沒有帶給我多大的困擾,從某個角度來說,這主要的原因有兩個。第一,我把大家都當成小朋友來看待。我相信每個人不管年紀如何都有著童心在。對我而言,這不僅是教學的基礎態度也是同時涉及到美術本身上,因為美術就如同其他藝術一樣,是開放給每個人的,不可能有年齡上的劃分的。第二,我很少很少把自己當成老師來看待。至少在教學的實務層面上是如此,把自己當老師的時候通常是面對教學機構的行政和相關責任上時才是。我的心態很不覺得自己是老師,只覺得自己是朋友,是和每個小朋友或是大朋友一樣都是喜歡美術畫畫的愛好者而已。我覺得上面這兩點,對我是相當重要的,因此,在下面我要多做點解釋。打個比喻來說,這兩點分別構成一個學科的一對翅膀,也就是專業和非專業。必須同時是專業和非專業的。專業的意思大家比較清楚,但是「非專業」這個詞,我是從法文的「業餘的」的意思來理解。「業餘的」(或非專業的)這個詞在法文裡是「amateur」字面的直接意思是:「愛好者」,它是從動詞「愛、喜愛」延伸而來的。我覺得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一個教學者若僅僅只是一個專業的教學者,是殘缺不足的,因為一個教學或是那個學科的愛好者的身份,比作為專業工作者的身份要來的重要太多了。教育的問題基本上在就在這裡,現今我們有了許多教學的專業工作者,可是教學的愛好者就很可能少多了。

我先談第一點。也就是專業的部份。十年前開始教兒童美術的時候,很不想依照傳統那樣去教學,因為幾乎數十年不變的內容,學生都照著畫稿畫,尤其被像不像綁得很死。我堅持不那樣教,因為那種教學實在,簡單地說,不專業。可是要開始新的教學方式的話,又幾乎沒有模式可以學習,我只好自己來,也就是說,我得從現代繪畫的基礎,或是說得自己去把現代繪畫中開展出來的新地平線清理出來。這工作不容易做,我得完全弄清楚事情才能開始。比如說,如果我們可以像畢卡索那樣扭曲人物和造型,那我們依憑的是怎樣的基礎和理由?這不能僅僅只是套用流行的說法,說那樣是有創意的就去胡攪瞎搞。這種做法只是借用形式,內裡是不懂得其原理和作用的,那樣做無法有真的開創性的可能出現。總地來說,那得弄清楚現代繪畫何以要揚棄舊有的那一套似真性的模仿論美學;還有為什麼得解放色彩、造型,這些為的又是什麼?等等。必須從源頭開始,才能真正有弄清楚點、線、面和色彩的解放可以做些什麼的可能。所以那時候,平行於教學的工作,做了長時間的研究,並且將這些想法、說明,以一般家長和希望有所革新的美術教學工作者能夠理解的語言寫下來。這些東西後來就在人本教育札記上以專欄的形式出現,後來也集結成書。

這個部份對我來說,相當重要,因為,就是整個的教學工作事實上是一系列的研究工作的伴隨物。簡單地說是研究和教學相互並行的。也因為如此,這些研究工作並非是以特定只是為了小小朋友而做,所以,我後來發現,這些由研究工作延伸而來的課程,完全無須多大改變就可以放到其他教學年齡層或是其他領域,比如戲劇系的學生,他們就覺得對他們的舞台設計上甚至劇本導演的層面上都有很大的幫助。我從這些經驗中得知,和確認,教學工作必須以研究工作為其基礎和源頭。沒有研究也不可能有教學。此外,更因為研究和教學的相互作用,我也開始研究起兒童,兒童的心理、認知能力兒童的文化等,後來也接觸到兒童哲學,這也是後來我會到台東大學念兒童文學的緣故。這些都是屬於專業的部份,它必須儘可能的深入而且同時開放,開放和你的實際教學對像一起對話展開。這讓教學從不會限入重複反覆,而且更可以讓自己開拓出新的研究領域來。

第二點,就是非專業的部份,就是愛好者,喜愛者的部份。喜愛,喜愛繪畫,非常喜愛,就是單單純純毫無任何其他雜念意圖地喜歡塗抹顏色或是喜歡亂畫和喜歡看畫;這是一個真正的「喜愛」,是一個教學者和學習者,兩方的共同平等的基礎。這個基礎,我認為是真正的學習的領域的地平線。只要是站在這個地平線上面,一個教學者就可以免除了擔任權威者的角色,而可以和學習者建立起民主和平等,或是我更願意說,朋友,友誼的關係。不然,學習者有可能像是在一個大樹的陰影下,無法有真正的開展的可能,因為陽光都被大樹給擋掉了。友誼,是相當重要的,不過,我在這裡要特別說明一點,這個友誼的性質並非是我們常誤以為和學員的人際關係的友誼。不是。這個友誼不是指和學員關係打成一片,也不是和某個小朋友有特別的好的友誼,不是。和這無關,儘管,這種人與人的友誼關係並不需要被排斥也不需要被特別強調。我說的「友誼」是透過色彩、線條的語言建立出來的友誼。是純屬於繪畫的友誼。是兩張畫面之間的友誼,必須要有可以讓一條線條和一塊顏色可以和另外的不同節奏形成的色彩和線條有平等的對話的關係出現。這可以讓學習者的色彩和線條有開展成長的獨立自由的空間。我們常襲用所謂的師承關係來理解繪畫的演變,然而,其實真正的變化的出現是來自友誼的對話、感應,就塞尚的畫和馬蒂斯還有畢卡索的關係,是色彩和線條的不同節奏語言的開展,而非他們之間有怎樣的人際之間的友誼。這裡,友誼指的是一種對話、相互感應、回應和會開展出變化來的那樣的東西。

最後,我想提到實質上在這幾年在社區大學和學員相處的經驗。這幾年有不少也不多的學員一直上著我的課,我在他們的畫面上(而不是實際的個人上面)認識他們,並且令我衷心感到歡喜,這些他們筆下的畫面,色彩線條出現了令人驚喜和尤其難得看到那種經過長時間對話(色彩線條的語言)而呈現的樣貌。(我避免使用「成長」這種字眼;因為我更喜歡「變化」這個概念。)在他們身上的變化,我想他們自己也都相當清楚,如果,我們仔細觀察這三、四年他們的成果展作品,我們可以發現那是每學期都是樣貌不同的;也因此,讓我想要書寫記錄這些時間下來,用色彩、線條的語言發展而來的友誼,一方面作為一種記錄、紀念性質,另一方面也透過出版的形式尋求和其他教學者和繪畫愛好者的友誼。
1-1-3 台南社大擬定五年願景的參考與建議/蕭自強- 1-1-4 社區大學教學經驗分享專業、愛好和友誼/藍劍虹 1-1-5 還原成一個孩子。─我的『成教』心得/陳世良
Last modified:2008-08-19 20:31:35 by 管理員 Powered by TadBook2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

訂閱 / 取消電子報

目前訂閱人數: 8746 人
:::

QR Code 區塊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