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 樂加幾倍 0-5 還原成一個孩子-我的成教心得-陳世良 0-6 為什麼山上原本就有樹?
還原成一個孩子-我的成教心得-陳世良

0-5 還原成一個孩子-我的成教心得-陳世良

台南市社區大學「建築好好玩」老師 陳世良

我人生的許多遭逢,都是誤打誤撞的。

特別是像我來到社大當老師這件事,完全都不在我曾經設想之內。

有啦!我曾經想過當老師,但不曾想過當成年人的老師。但今天讓我想在這裡說嘴,全是因為我自己吃了甜頭,且甘之如飴的結果。現在已經上了第三年的課了,說什麼也該累積出一些經驗,校方希望我可以談談關於『成人教育』的心得。

老實說,這一切完全不是計畫出來的,是漸漸形成的。我哪懂什麼『成人教育』的本質、目的、意義呢?我甚至從來都沒修過『教育學分』呢!然而,這很像是學當爸爸一樣,有多少人在當爸爸前就先去上課學當爸爸的?還不是作了人家老爸,才開始設法想當個稱職的父親的。


與其說去學,不如說來玩

我的『成人教育』經驗,也是一步步用自己的方式摸索出來的,但最關鍵的前提是這課要是『好玩的』。剛巧當初我在命名這門課時,就叫「建築好好玩」。(雖然這名聽來,有辱某些建築的高貴~)這樣取一個課的名字,其本意很清楚就是要讓一個看似有些距離的專業,可以更親近一般人的生活。

但我也知道這裡有個很大的矛盾:阿,你叫不懂的人如何『玩建築』,又,建築本來就是拿來用的不是玩的,那如何可能說明『玩建築』的樂趣呢?

最初,我並沒有想那麼多(到現在,我還是沒想那麼多)。當初要不是出了幾本關於建築旅遊的書,我還真不知自己其實有某種與非專業者溝通的天份。是事後我才知道,自己在看待建築時,一直都『不太正經』!我的意思是,我不是很喜歡用太嚴肅的角度在看這專業,因為一嚴肅,常常就把我對這東西的熱情給消耗掉,就彷彿我是在做功德,而不是在犒賞自己。(不是功德不好,而是消極不好。)

我喜歡建築,跟我喜歡成人教育,跟我喜歡所有所有我喜歡的事物都一樣個理由:那讓我快樂!這道理那麼容易,但說來還真天真的有些可笑哩!

其實這邏輯很單純,就是:
我把自己喜歡建築的理由,想盡各種可能告訴不知道建築的人說:「建築是多麼有趣的事,而你若不知,你將會多麼後悔你竟然不知!但一旦你知,你將會感到人世竟有此等美妙之事物,且深切體會後,你才知這是何等的幸福!」

哈!這說法很誇張,對不對?
但,我真的就是這麼以為的。

快樂的分享會加倍

我不知道別人是如何散播自己的快樂的,我只知道我得到的快樂我想與人分享。所以在這裡,我只想盡辦法讓人感覺有趣。我曾經上過一些有趣的課,那些老師總叫我佩服,他們總是很清楚一個坐在台下的人要的是什麼。於是,我也總是思考著當同學的眼光盯著我瞧時,我到底應該給他們些什麼。

成年人大致上已經不缺什麼基本的生活經驗,愛情、生死、冒險、遠行、慈悲善惡等等等,就算沒親身經歷,也多少能心神領會。然而,有許多細膩的、深刻的、精神的、超越的、想像的卻常常因人而異。我發覺,這裡有挖掘不完的金礦!這個金礦不只存在我的內裡,也存在所有人的內裡,只是大家都有待察覺和挖掘而已。

與其說討論建築,還不如說討論建築背後所引帶的哲理。這哲理不是什麼大道理,卻是值得每個人都來想想的事理和世理。建築是眼前非常具象的存在,當我用這具體存在的東東,當成引路,引領聽者一起去反思那建築為何是如此設計、如此安排、如此思考的時候,我相信他們也一定會尾隨當初設計者的心靈,一起雲遊太虛,進入脫身之境。「創造,真的有無比的喜樂!」

大人更愛玩遊戲

如何讓課上起來有趣,我的方法就是玩遊戲!
當我還是學生時,最喜歡老師說:「好吧!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就算再無聊的課,一聽見老師這麼說,立刻都嘛提起精神,注意要怎麼來玩這遊戲。『遊戲』,多麼讓人心動、讓人本能就喜歡的事情啊!既然叫遊戲,一定是會製造出快樂的,不然,遊戲的無關緊要,怎還能說服人去做去玩呢?遊戲,本來就是一種甜頭,它讓某些味覺靈敏的人,更容易提起興致,勇敢地去嘗試。

我喜歡遊戲,結果我發現,人人都喜歡遊戲。
我本以為小孩子會喜歡遊戲,結果事實證明,大人們更嚮往遊戲!!

這邏輯何在?

第一,玩樂的心,豈會分大人還是小孩?小孩喜歡玩,難道大人就不?應該說,大人喜愛玩樂的對象和方式與小孩有些出入,或者說,大人比較可以理性控制玩樂的心,不致因想玩樂而怠惰了他事。

第二,由於大人生活中逐漸遠離玩樂,且刻意抑制玩樂的情緒後,當有個開放的機會、或說有個被環境再次鼓勵去玩遊戲時,那被挑動的本能,情不自禁地就會發洩出來。

其實,如果有個機會,讓我們成年人再回到小時候那出初上學的年代,相信在經歷過人生總總的磨難後,更可以清楚感受到『光光只是乖乖地上課』,就已經是一種無比簡單、但卻難能可貴的幸福!

騙小孩送獎品

給大人們上課,有時我還更像在哄騙小孩一般。這樣的態度不是輕視上課的同學,相反地是鼓舞同學投入一種學習的『樣版情境』中。這樣的『樣版』算是一種催眠,一種好像在扮家家酒、或角色扮演遊戲似的,我當老師來,你當學生去,我們一起來乖乖上個課,學習知道世界真偉大!

這樣的裝幼稚裝可愛,其目的就是要這『樣版情境』能發酵。我常常都覺得台下的這些大人們,懂的知道的經歷的一點也不比我少,而我有何資格站在台前論說這些所謂的知識或智慧呢?我只能說,自己是被挑選出來在這『角色扮演遊戲』中,負責演老師、負責多說話的那個而已。而台下的這些大人們,其實心中也希望自己在這『遊戲』裡,能被稱職地看待!


哄騙小孩的最佳招術,就是送獎品。
收到老師的獎品,絕對有別於自己花錢去買來的。對於大人們,收這麼一點點小錢的東西,(還是一些可能永遠也不想碰的玩具,)實在有些荒謬可笑。但從他們眼裡喜悅的光芒,我卻看到人最純真的快樂!這快樂完全不是來自這禮物的本身,卻是得自一個遊戲下認真後的獎賞證明。

禮物對於一個有經濟能力的成人,重點早就超越了用金錢的衡量。我刻意送出這些小孩似的禮物,其目的之一也有挑釁一般社會價值的慣用習性,希望一種『禮』的意義可以被重新思考。

結果更有趣的是,有些收到獎品的同學竟在事後,反贈我更大的禮,讓我反而自覺更像個小孩更像個學生。『教』與『學』在此充分得到印證,那根本就是同一件事!『教學相長』絕不是一個客套的說詞,也不是一種理想狀態的形容詞,而是真真確確的事實,是當『教』在發生的同時『學』也一起進來的。

這真是一種美妙的狀態!

上課像在談戀愛
教與學的美妙源自一種人與人最原始的溝通。媽媽教小孩說話,爸爸教兒子認時間,哥哥教弟弟騎腳踏車,這些除了是學習生活的技能外,更重要的是聯繫人與人情感的方式。其實教什麼學什麼,內容不必然是核心,真正關鍵影響的是跟誰人的互動,而在此一互動中,我們態度又領略到了什麼。

我常常把上這課的感覺,形容成談『戀愛』。相信聽在很多人的耳裡,一定彆扭死了!(甜膩得,噁心死囉!)然而,在此我還是得為這說法辯護,因為如果做事沒有『愛』的感覺,就我個人是很難專心很難投入,既然決定要投入,當然就得用心去『愛』呀!

教學在成就一個關係上,影響重大,雖然不必『愛得死去活來』,至少在『行愛』的當刻,就要專一,就要投身,就得出神!這該是對『愛』最基本的態度,也是對『愛』該給的奉獻吧。

把教學當成愛,多浪漫,多有趣,又多有意義哩!

成人受教,何其珍貴!

一個成年人在生命旅途上想再進修,本來就是一件非常珍貴的事。在走過了局部的人生道路後,還想花時間花精力去認識另一種世界,這樣的心態變化,不正是人最可貴的嗎?

雖然,大家都說『學無止境』,但大多數的成人在進入社會職場後、或進入家庭婚姻後,所有的學習行為便幾乎中斷。難道學習只是人生的某一個階段?難道『學無止境』只是一句勉勵人向上的話?

『學』如果只限於目的性的生存伎倆,那也許總該有個目標和結點。但如果『學』被看成是一種面對生命的態度時,那確實永遠都有上不完的課題。我想,『成人教育』最關鍵、最動人的應該就是這一點。我一直很感激能來到這個『成人世界』。

雖然這是個『成人世界』,我卻比任何時候都還像個小孩,因為『學習』總讓人情不自禁地還原成一個小孩,一個可以對世間充滿好奇的孩子。

天啊!可以當一個孩子,
那是多大的福氣呢!



0-4 樂加幾倍 0-5 還原成一個孩子-我的成教心得-陳世良 0-6 為什麼山上原本就有樹?
Last modified:2009-10-14 10:16:45 by 管理員 Powered by TadBook2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

QR Code 區塊

QR Code